美丽的小恐龙_603

【蛋哈蛋无差】【AU】The Final Firework (3)

哈特牧师清晨醒来,就再也睡不着了。

他无子无女,也没有宠物,唯一的老朋友梅林是乡村小学的校长,每天也忙得很。这次被指定为艾格西的灵魂引导者,他发现自己内心竟毫无波动。

他以为自己至少应该觉得肩负重任的。

摇摇头,把脑中的繁杂想法去除,哈利缓慢的起了床。洗漱完毕后,他想起自己今天又该去艾格西那里了。可我该和他说什么呢?他不信教,不祈祷,而他很快就要被处决了。最起码,我应该帮助他准备好接受自己的死亡?

可我不想让他死。这个想法一跳出来,连哈特牧师自己都被吓了一条。我为什么不想让他死?我们两个是这么的不同,我五十七岁,他二十九岁,我们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,过了这短短的五个月,我们将不会有任何交集,我仍旧会是本地最以和善著称的牧师,而他将走进教堂后院的坟墓。

至少,无子无女的我和无父无母的他倒是同样孤独的。 下了这个结论,哈特牧师牵上他的马,踏上了去萨福尔郡的路。

注:萨福尔郡为虚构地名,艾格西拘留地,村官管辖区。村官…我一会再给他起个名吧。干脆叫查理好了。

【艾格西视角】
“啊,哈特牧师!您来了!” 查理粗嘎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我抬起头,眼中映出了这样一幕:
他迎着阳光走过来,满面笑容,眼中透露出浓浓的关心,一点点不解,身上穿着合身的牧师袍,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,连手里拿着的《圣经》都显得黯然失色。
我低了低头,看了看我自己:沾满泥土的粗布衫,指甲缝里满是灰尘,与他的仪表堂堂大相径庭。
这样的我怎么配得上让他来做我的灵魂引导者呢?我罪孽深重,杀死了对我“鞠躬尽瘁”的继父一家,才二十多岁就断绝了自己的所有后路,无父无母,无牵无挂。也许,这样的我就应该下地狱吧。哈特牧师是好人,他是要上天堂的。我不该拖累他。
“怎么了?艾格西?” 哈特牧师关切的问。见艾格西没有反应,查理不屑的摇了摇头。“他这几天一直都是这样,该干的活倒是精通得很,只是一句话都不说。不管怎么样,只要他把活干了,倒是也能补偿他在这里给我们带来的不便。您请便。”

“艾格西,我们进屋谈吧。”哈特牧师轻声说。

我还没想好要跟他说什么。他应该也一样。

“您…今天其实可以不用来的。”我憋了半天才说。
“这是我的责任啊。”他微微一笑,我恍了恍神,才说:“我们要说些什么呢?”
“这也是我想和你说的。你也知道,我已经不年轻了。我可能不能理解年轻人的思考方式,不过我还是会尝试。你愿意和我一起完成这个目标吗?” “自然。是我选择了您啊。”
“那…我们要不要先祈祷?还是你想聊些别的?比方说,你小时候的故事?” 哈特牧师掏出一个文件夹,翻开来:“这里面写着你小时候高智商,小学第一年全国统考考出了本地从未有过的高分,伊顿公学甚至给你发出了奖学金…你为什么一年之后就退学了呢?”
“我为什么退学?” 我突然激动起来,“伊顿公学那些人,自以为生在银汤匙里,嘲笑我所拥有的所珍视的一切;而当我回家时,迪恩又会阴阳怪气的说’艾格西什么时候才能给爸爸挣钱呀,上那么好的学校,我们可供不起你上牛津’, 连周围的邻居也因此对我敬而远之。”
哈特牧师沉默了一会。“好吧,这上面还写着你曾经参过军,但是也很快就退役了,这又是为什么呢?军队里不会有那么多议论吧。”
“军队里…自然是没有那么多麻烦事。但是你知道吗?” 我眼眶泛上泪水,“我妈妈要疯了!村长给我写信来,说她每天就是念叨着‘我的艾格西呢,我的艾格西呢,他不会随他爸爸去了吧’,迪恩对她又不好,黛西无人照管,我只得退役回家。”
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。没有歧视,没有疯狂的继父,没有纷杂的世界,只要我努力,就可以获得成功。可惜,好景不长。
哈特牧师眸中透满了难以置信。“这么说来,你的青少年时期就是这么度过的?那你对迪恩的恨也可以解释了。”

我当然想解释。
可我解释了有人听吗?
除了我自己选择的灵魂引导者,没人。
没人。

艾格西与查理目送着哈特牧师骑着马远去。
“好的,那么现在该给奶牛挤奶了。你之前曾经在好几个农场帮工过,我相信你一个人能做好。去吧。”查理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,艾格西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最起码,现在的日子还要过下去。我只剩五个月了,那么至少让我在力所能及范围内,让这家家徒四壁的村官不至于因为我的到来而更加穷苦潦倒。


小恐龙题外话:天呐,太对不起大家了,昨天晚上回去就复习了一遍那本书,早上起来就开了头,今天学校音乐剧排练,时间都是碎片的,刚写了没多少就得上台了。直到晚上才有时间写完。
我该回去写个地名表,要不然写错了就不好了~😉

【蛋哈蛋无差】【AU】The Final Firework (2)

“我们要不要以祈祷开始?”
哈特牧师问艾格西。
“您觉得呢?…毕竟我是个不信教的人。”
哈特牧师低了低头,“我以为你请求我来当你的灵魂引导者就是因为我是牧师。”
“嗯……并不全是,不过也有牧师的原因。与那些仿佛自己就是教皇的牧师不一样,您是以和善著称的,…而且我许久之前见过您。”
哈特牧师惊奇的抬了抬眉毛,“是吗?在哪?什么时候?为什么我没有印象?”
“…是在我的梦里。”艾格西抬起了头,祖母绿闪闪发亮,仿佛回想起了什么美好的曾经。

【艾格西视角】

“你不必害怕,不必慌张,不必刻意追求别人的完美。你就是我的启明星。”
我看着这个穿着牧师袍的男人,虽素未相识,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“你…是谁?”我轻轻的开口。
他站在教堂的彩窗前,面色柔和。“我是格林斯威尔的哈利·哈特牧师。你就是我的启明星,孩子。你是我唯一的圣女星。神让我选择了你,而你就是我的命中注定。”
我为什么会梦见一个素不相识的牧师?…是天意吗?难道我与他命中注有缘份?… 可为什么…我竟对他没有丝毫排斥,梦醒了还有满满的幸福感?


*今天写的好渣…本来早上就想写的,结果书里的情节忘了,只能晚上回家再写,但是就一点灵感都没有了呀!果然应该早起就写文!
*今天先这样吧!明天早上一定写出来高质量的文!😘

【蛋哈蛋无差】【AU】The Final Firework (1)

*走我在学校学的一本书的套路,中间会虐,但是结局我想写成甜的
*《Burial Rites》,澳洲本地作家写的,如果你们想知道书的话(我目前没在淘宝上找到中文翻译)
*AU,无特工背景,因为动作我写不出来😅 牧师和犯人的角色设定
*差不多就这么多啦,有没有注意到的备注事项麻烦其他太太提醒我啦😘
*伦敦乡村setting

“哈特牧师,您来了。”
哈特牧师抬起头:“是的,请让我见见我的委托人。”

那是去年的事情了。
震惊全国的犯罪事件,嫌疑人却居然只是个年轻人。
“你就是杀了继父全家人的犯人?加里·安文?”
哈特牧师心想,长得完全不像个杀人犯啊。祖母绿的眼眸,倔强却仍然幼稚的表情,脑后仿佛直直竖起的柯基耳朵… 只像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。
“嗯……牧师,叫我艾格西吧。”
哈特牧师挠了挠头,“好的。”政府突然发下命令,说是犯人指定他为临刑前的灵魂引导者,既然是政府的命令,就算是全伦敦最资深的牧师也得服从。
艾格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:“牧师,请不要害怕我。我杀他们,只是因为他们罪孽深重罢了。”
“那…你为什么选择我当你的灵魂引导者呢?我已经垂垂老矣,甚至有可能在你被行刑之前走进坟墓…”
“正因为您垂垂老矣,我才选择您。年轻人,他们不会明白我的内心。非常感谢您今天百忙之中抽空来见我,您也明白,我作为一个刚被从监狱移出来到本地村官家里暂待行刑的人,他们一家人对我的警惕是非常高的,毕竟,我是个杀人犯,”说到这里,他笑了笑,“所以,我觉得我们今天的会见可以到此为止了。牧师,我之前不是没有过别的灵魂引导者,不过他们都趾高气扬的仿佛自己就是教皇本人,所以,还是感谢您今天能如此平和的跟我说话。”
哈特牧师刚想说些什么,村官就进来了。“哈特牧师,非常感谢您今天的来访。不过,我们该准备农耕了,您也明白,以我们家的经济条件,加里的暂居对我们有多大的帮助…不过言归正传,他还是个杀人犯。您一路小心。”
【艾格西视角】(之后也会有这样的心境回放,也是我参照的那本书里的格式之一)
我仿佛在黑暗里奔跑。前面是光明吗?…还是蜡烛的微弱的光?…嗵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他们是来折磨我的吗?…不,我甚至不值得被人特地来折磨。所有人,甚至我的妈妈,都会因为惧怕我而远离我。我做错了什么?…难道我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证明一个人可以被看低到什么程度吗?…只有黛西愿意亲近我。可是,她也被迪恩害死了。以我杀死迪恩的同样方式。



今天就先写到这吧,第一次写还是有点小紧张呢。澳洲这边已经快11点啦,作为好学生我要早早睡觉!有点虐,但我也喜欢甜的,所以再过几章等他俩关系进一步了一定会甜起来滴!
争取日更!最差周更!不管有没有人看 我挖了坑都是会填滴!

想写哈蛋文🥚

蛋蛋被污蔑杀了人,被判了死刑,哈利作为牧师开导他 最后爱上他的文 有人想看嘛? 没写过同人,看过好多太太的文,最近圈子冷了 就想自己写
ps.如果有别的太太写过了请告诉我!不想撞梗/抄袭!